是《画皮》还是贴面膜 1qing 2008-10-02 15:50:44来源:

《画皮》及格线上的真情流露 azuo 2008-09-27 08:29:15来源:

    看《画皮》第一部时,我就很纳闷,狐妖为什么需要吃人心?为什么吃了人心就能维持人皮?自古都是狐妖摇身一变,就变成一个美貌女子,顶多找个人间绝色用了她的皮也就是了(比如封神榜),皮何须画?还要用人心来维持?狐妖剥了皮居然是一堆蛆虫?怎么联想出来的?除了结尾出现那只狐狸,我完全看不出片子跟狐妖有什么联系。把鬼改成狐,实在是乱得很。不过,我还是觉得第一部不错,故事完整,演员好,还有许多爱,至少这是一部有爱的片子,缺点就可以忽略了。
    知道《画皮2》又被惨骂,倒也习惯了,哪部不被骂呢?看《画壁》时我都觉得不太差,仙境还是挺美的,孙俪也惹人喜欢,变态的姑姑被男人伤了心最后又原谅了那个负心汉,也是现实中有的,孙俪问:“大家快乐吗?”还是能启发某些人的。——不过后来在电影上重看时发现看不下去。这次看完了票房奇高的《画皮2》(昨晚会员日,接近满座),我也忍不住想骂人了。
    钱我倒是花得不多,在小城市只花了30元。这次3D眼镜也不要求交押金了。开头还是可以的,越看越糟。插曲还是不错的,除了把“霏霏”唱成“靡靡”。周迅还是有迷人之处。不过当我听到“最美的容貌”时……小唯轻易地就逃出了牢狱;公主不过一介常人,却能退寒冰;毁容的公主想嫁给将军,有那么难吗?让她老爹下旨不就完了。天狼国的王子要复活,为什么非得要公主的心?他的臣民那么多,随便找一个不行吗?王子弄一颗女人的心,到底是男是女?换心不是人妖之间的事吗?怎么变成了人与人之间的事?更郁闷的是,第一部吃人心只是为了维持皮相,这一部狐妖自己连心都没了。哪个国家的神话中妖是没有心的??还闻不到花香?看不到蓝天?她瞎了么?她的鼻子也失灵了?连疼也感觉不到?你说是续集,上一部狐妖有这么悲哀吗?杜鹃花有香味吗?那种花是杜鹃花吗?明明是长春花好不好?公主答应以心换皮,甚至从此要吃心,要变成妖,都愿意……之前既然自杀了一次,为什么不再自杀呢?为了一个以貌取人的男人,甘愿变成吃人心的怪物?而且是以别人的身份呆在这个男人身边?陈嘉上至少还懂女人的心理,能让女性观众获得一点认同,这次的编剧和导演是从外星球来的吧,只要有一点点爱情就能打动我,《画壁》都有那么一瞬间打动我,而《画皮2》,除了莫名其妙,我一点爱也看不到。一部连爱都没有的魔幻爱情片。将军带着几十个人就奔天狼国去了,天狼国那些军队都睡着了?你要弄瞎双眼也得杀敌后再弄吧,一个瞎子还背着一个冰人就神勇地阻止了天狼国最重要的仪式,好吧,我实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还有那个什么月食之夜,小唯和公主怎么不用等到那个时候换?小唯不是一直在等这个日子吗?这年头,连捉妖师都梦想成为妖,捉妖师对妖有无限好感,无限向往,他能杀妖的血,最后把自己喜欢的妖杀死了。费翔演的那个,是人还是妖?如果说费翔是妖,捉妖师解决了他,那么这个捉妖师还有一点存在的价值,而这个捉妖师出现的任务只是了写妖典。最后那个人妖合一,更是费解,意思是公主同时拥有了妖的法术?如果是小唯的皮和公主的心合一还容易懂些。公主的皮,公主的心,和小唯有什么关系呢?她以后还需要继续吃人心么?如此漏洞百出的电影,真让人叹为观止。
    我是奔着周迅去了。周、赵、陈三人接电影不看剧情么?演技是不错,可是演技再好,这样的剧情也只是一部烂电影。就像一个小学生学写作文,词藻特别华丽,个别语句甚为优美,整篇看起来却不知所云。
    在评分上,我向来是心慈手软的,有这三大主演,是可以评三星的。但我的整体感觉不是“还行”而是“较差”,我纠结了……

朋友问我,《画皮》有《赤壁》逗么?
我觉得这个问题,就像我们在中网赛场上也会高喊着谢亚龙下课。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黄金甲》,也许是《无极》,也许是《夜宴》,国产电影越来越像中国足球一样,浑身上下只剩下了大众娱乐性,成为被整天恶搞的对象。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在画皮的背后,蒲松龄想讨论的还是天道好还这个社会人性问题。当然,陈嘉上可以把它改变为陈嘉上想讨论的真爱情感问题,但失败的是,他也没讨论清楚什么是真爱。或许他想让我们思考,但他疏忽了两点。第一,其实我看这部片子,就是冲着那张撕下的人皮去的,在这个节奏很快的年代,我只想或愉悦或紧张的听一个故事,然后去呼呼大睡,而懒得思考。第二,就算《画皮》是爱情片,我个人认为那也是拍给狐妖们看的爱情片,而不是给人看的。它的目的就是要告诉狐妖而不是告诉人,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
其实我一直觉得喜剧片就该是喜剧片,爱情片就该是爱情片。恐怖片就该是恐怖片,拿着电锯戴着面具四处乱砍,我们看完,应该吓得晚上小鹿乱撞睡不着觉,而不是或悲或喜。赵薇白发魔女的造型,周迅那敷着一张面膜的脸,最终让我们笑出声来,而不是让我晚上到家还想着窗帘外会不会有个女鬼。无需去追求什么深度,不要每部片子都得有中心思想。这就像我们的小学语文课本一样,也许作者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都没有想着有什么段落大意、中心思想和主题内容,只有教育学家在教学大纲里像庖丁一样不停地用两根竖杠去把完整的一篇文章分崩离析,最后学校都成了屠宰场,可怜的名作被断章取义,可怜的作家牺牲为猪头,最后可怜的蒲松龄成为情感热线专家。
我必须承认,我的确被吓到了一下,也的确笑出了声,但我也没有吓得睡不着觉,这几乎就可以是这部定位为惊悚片的影片最大的失败。画皮最后不像恐怖片,不像喜剧片,不像悲剧片,不像武打片,不像爱情片,也不像纪录片。也许它想成为大话西游这样的无法总结的电影,但我不知道这算是成功,还是算失败,毕竟,《大话西游》只有一部,无法复制。《大话西游》之所以能成为有深度的《大话西游》,在于它本身并不追求深度,只是追求好玩和大话。它把好玩做到极致,就成了经典的《大话西游》。《画皮》的失败在于,它总是想探究皮下组织,却忘了最最关键的应该好好画这张吓人的皮。真的,我只想看撕皮,并没有指望你能成为斯皮尔伯格。但你只给我看了张面膜,也太不讲职业道德了。

号称中国首部东方新魔幻巨制的《画皮》究竟好不好看?今早便冒雨打伞去感受一番。

《画皮》在蒲松龄的《聊斋》中的确是最诡异的一章,记得童年时常听老妈回忆文革后看鲍方导演的老版《画皮》被吓得不轻,尤其是挖心一幕,相信亦成为那代人的梦魇!今次陈嘉上的新版已将原著情节改得面目全非,削弱了鬼魅,取而代之的是奇幻斗法,并加重了爱情的刻画,至少在表面功夫上做到了丰富多彩。

看过新版《画皮》,我感觉编导似乎参考过特吕弗的《骗婚记》,以西片格局包装《聊斋》,《画皮》其实也不是第一次,多年前午马执导过一部《灵狐》便已效仿过
过《骗婚记》了。再说,《画皮》的情节还真似《灵狐》,除了感天动地的爱情及饮毒酒,又在片中加插了武打及斗法,而且同样由一男一女包办动作,至于周迅扮演的九霄美狐妖小唯,亦如《灵狐》中的王祖贤,为情郎的痴情所感动,最终背叛狐族献出修行,感觉差不多。

特吕弗拍《骗婚记》,已在特异的男女之情框架下添加悬念、谋杀及性爱,《画皮》加入不少商业元素,实有一脉相承之感。虽然有些观众可能觉得太纳杂,但这类题材本身很容易被拍成闷艺片,甚至偏激过火,因此综合商业吸引力及市场限制条件而言,《画皮》不得不说是陈嘉上的一次明智之举!

本片故事并不复杂,男主角出征时救下一弱女子,岂料那女子是狐妖,千方百计要得到男主角的爱,同时又与其妻斗法,再加入捉妖大侠及妖怪BOSS,其实国片已拍过不少。陈坤扮演的王生不再是蒲松龄笔下那个姓王的书生,而是身披重甲的大将军,带部下剿灭沙匪,开场的黄沙大漠拍出苍茫的气势,效果不俗,但是随后攻入匪营的动作戏,却失去层次,颇为凌乱,陈嘉上兴许并不擅长炮制大场面;狐妖小唯甫出场便迷倒众匪,随后拍她挖心,再被陈坤救走,更对他一见钟情,都处理得简洁有力,尔后陈坤凯旋而归,交待他的妻子佩蓉,同时再借两女短暂的表情变化为接下的对手戏埋下伏笔,已勾勒出影片主题,看起来绝无拖泥带水之感,表现出陈嘉上对剧力的控制。

《画皮》实质上是两女人的战争—旧时粤语片已拍过东宫斗西宫,佩蓉的端庄秀丽、贤良淑德等于余丽珍,而小唯的冷血无情则等于李香琴,两人表面上亲如姐妹、私下却为同一个男人争斗不休,也是粤语片时代便有的情节,事实上,类似西宫娘娘的角色向来都有狐狸精的味道。

说到两位女角,尤以赵薇最动人,演技也最好,如果说她在《赤壁》中演孙尚香太过不认老,本片就完全颠覆了这种形象—佩蓉非但贤惠,更懂隐忍,而她爱王生爱得毫无保留,即便化妖仍在所不辞,一如《骗婚记》中的让-保罗-贝尔蒙多,尽管可能被笑很傻很天真,但蒲松龄在《画皮》中同样描写王氏为救夫甘受乞丐羞辱,证明这种大爱无私的主题,无论古今中外皆备受推崇;

说起来,《画皮》还真借用了《骗婚记》的桥段:贝尔蒙多扮演的路易斯明知蛇蝎美人朱丽(凯瑟琳德纳芙)三番四次欺骗他,仍心甘情愿在雪山下饮毒酒,并最终感动了朱丽;佩蓉则是为爱牺牲,还盼得到妖精承诺,最终沦为淌血泪的白发妖女,同样是义无反顾,也同令本想让她自取灭亡的小唯动容,两者在性情的表现上颇为类似。赵薇此次演得恰如其分,叫观众鼓掌,证明她的演技有很大的突破空间,不是只有装嫩做作那么简单;

至于小唯,周迅同样演出了狐妖的心狠手辣及怨女的楚楚可怜,无论神态动作都有很精准的拿捏,尤其是吼走蜥蜴精后的茫然痛哭,更是精彩,显出影后风范。但狐妖的魅则感表现不足,开场时诱惑沙匪首领的表情,就显得生硬,而且周迅嗓音低沉,其实不适合演出勾魂狐妖,或者配音后效果更好;

再者,小唯的性格同样表现出女性的执著及占有欲,这同样迎合现实中不少小三的作风—她对蜥蜴精说:我一定会是王夫人!就有一种逼宫式的执著性情;她又色诱王生,甚至不图名份,则如小三般爱得不计后果;她又像前世怨家般对佩蓉醋火大盛,在她面前杀人噬心,又逼她饮下毒酒,图谋登位,更是一种强烈的占有欲作祟!事实上,今日许多情杀悲剧的发生,亦与女性的为爱执著不无联系,记得看过多年前由区丁平执导的《花城》,郑裕玲扮演的妒妇也是过分执著,在异国爱上浪子周润发,便不顾一切地要占有他,但他又太博爱&rdq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